<optgroup id="3o863"><source id="3o863"><input id="3o863"></input></source></optgroup>

  • <mark id="3o863"><ins id="3o863"><option id="3o863"></option></ins></mark>

  • 幾世蓮花開且落

    2020-06-22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    似此星辰非昨夜,為誰風露立中宵?情緣難了更添愁,幾世蓮花開又落!}記

    她一身麻布素衣,立在城垣,眼中是幾許落寞清寂。

    今日,他便要上戰場。

    恰是金秋,葉子簌簌落下,仿佛預示著幾千生命的凋零。

    今天她早早起了,挽了個髻,一襲青衫似水。扮成男裝,只為在他上戰場之前,再看上一眼。

    只聽沙場點兵,他意氣風發,向城下幾千士卒吶喊:

    蒼茫大地,誰主沉浮。

    修我矛戈,與子同袍!

    士卒同聲,聲若驚雷。

    她卻閉眼,落淚。

    明知,明知弱冠的他是不同于其他人的。他的生命中不僅僅有愛情,還有承擔,信念,家國……更多。明知他已經不會只在父母膝下承歡,明知他不是紈绔子弟只知紅燭昏羅帳,明知他只有在獵獵風中手執長刀身披銀鎧時最是張揚耀眼,卻仍是……舍不得。

    她知,男兒志在四方。她怨,自己被無數束縛鎖在深院,卻是無可奈何。

    只有佇立在一片斷壁殘垣的高處,目送他奔向不可預知的迷途。

    這一見,怕是永訣。

    三月后,戰勝的消息傳來。同時到來的,還有他的死訊。

    傳令的人說,他帶三百死士深入敵營,視死如歸。

    真英雄,大丈夫。

    人們同聲贊嘆而惋惜。

    她卻無言。

    只因,知他太深。

    再多的留戀,也比不上他心中的責任感。

    當晚她身著一襲紅衣,柳眉淡掃,朱唇輕點,面若凝脂,額上一點朱砂如輕薄而落寂的蓮花瓣,整個人宛若一株出水芙蓉,如一抹妖冶卻烈的紅孑然立于水上。

    出門,眾人皆驚艷卻不屑。丈夫新喪,她怎的如此張揚冷漠。

    她輕笑,絲毫未放在心上。

    出城十里,在她與他初次相遇的地方,祈水之濱,高歌一曲,隨即投水而死,慘烈決絕。

    她惘然中聽到空靈的歌聲傳來,腳步輕移,煙嵐散盡。

    面前竟是耳及肩,手及膝,眉間一點朱砂似血的——佛。

    佛輕笑。

    他道,你與他緣分未盡。他縱然身死,魂魄卻已入輪回。而你,前生卻只是我手中蓮花一朵,千年才修得一世為人,如今便要回到我身邊了。

    你現在已位列仙班,只將心中雜念放下,便可以逍遙自在,永世不變。

    她輕輕搖頭。

    她道,佛,既然我千年修得這一世為人,與他結發,又怎能拋舍情緣?我愿用這仙位與又一個千年來換一世情緣,終也不悔。

    佛輕笑,憐憫而無奈。

    蒼生何辜,卻總有幾個癡人參不透。

    他道,許你再一世又何妨。

    但,這千年你不過一縷幽魂,繁華寂寞都與你無緣,他生生世世都有自己的愛人,你可想好了。

    她笑說,不悔。

    游離千年,其實也不過一瞬。

    因她知,終有一日,她可伴他身側,廝守纏綿。

    眼與身不自覺地追隨著他,萬丈紅塵,黃泉碧落,看過他愛,他怨,他恨,他癡,他多情,他無情……生生世世,糾纏不休。

    她落淚,她憐,她怨,她也恨。

    然,心中卻仍存著那一分執念,告訴自己,不悔,不悔。

    等過五百年,她已看厭,卻仍不改初衷。

    只是回到了他與她相遇的祈水之濱,不眠不休的起舞,歌唱。

    千年已盡,她終于等到。

    佛從煙嵐中走來,道:癡人,你等到了。

    她卻無奈一笑。

    她道,我心已倦。這一世情緣,情愿不要了。若又將前塵往事忘卻,心心念念總成殤。舍不得又留不住,何苦。

    佛輕嘆,道,癡人。

    你可知,前世,有一個人,為了見到佛前的那朵蓮花,用一年翻越了十萬大山。

    我拈花一笑,你在我手中開的妖冶,他為了讓你重回華池,求了我十年。

    他癡迷于你,為了讓你有自己的魂魄,磕長頭百年。

    他不忍你風吹雨打,為了讓你幻化成人,謄抄默誦所有經卷千年。

    他只為這一世情緣,在高寒廟宇等待了一萬年。

    而你,卻只為他等了一千年,便說不愛了。

    她聞言,久久怔忪無語。

    卻仍是轉身,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    于是,也沒有看見身后的那縷幽魂在奈何橋的另一邊,伸出的手。

    等待荒蕪了愛憐,消磨了情衷。誰比誰更無情?千年萬年的相戀,最后只空嘆一句,造化弄人。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
    彩之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