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3o863"><source id="3o863"><input id="3o863"></input></source></optgroup>

  • <mark id="3o863"><ins id="3o863"><option id="3o863"></option></ins></mark>

  • 四月碎語

    2020-05-17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      四月了,花開爛漫,春陽暖暖。我卻像一個依舊沉睡在冬日夢境的人,突然睜開眼,一切恍然。

      轉身來到窗前,把所有的紗窗、玻璃窗都打開,陽光泄了進來,輕寒中的身子有了些暖意。不要凳子椅子之類的東西,就這么很隨意的趴下。土黃色的木質窗臺和著象牙色的瓷磚墻面折射出歲月的影像,凌空的防盜窗遍布塵泥和銹跡,幾盆還算生機盎然的植物透著應有的清新。有風吹來,吹動了幾片葉子,它們在微風中搖晃的樣子讓我不由得想起曾經看到過的一幕。風起、葉落,平靜的水面蕩起圈圈漣漪,一片葉子漂于其上,那樣安靜,那樣愜意。

       隨手撫弄起來,眼光飄落之處頓生了些許的憐惜。我知道,我并非一個愛花之人。也正因為如此,家中的好多植物幾經我的手后變成了干柴。也曾自我追究過根源的,或許是一個“懶”字之故。

      此時 ,我端起那盆小小的東西細觀。我知道它依然存活著,那些細細嫩嫩的葉片開始從那枝丫間掙扎出來,而另外幾根細細瘦瘦的枝條似乎也有了生命的象征,它們不再歪曲了身子,脊梁比前陣子堅硬了許多。想起那時,自己的那顆心是怎樣的忐忑不安,唯恐自己將它們殘害了。我想,我是很過分地喜歡上它們了,我將它分解成它們,是因為想看到更多的跟它一樣的生命繼續生長。望著這些小小的、泛著碧色的葉片,我似乎看到了它們在深秋時的模樣;ㄩ_滿枝,潔白如雪。

      鐵架子上,還有幾盆別的花卉的,它們是正值花期的米蘭、終年凝碧的石竹、花開大紅色的石蒜和一盆隨手安插成活的迎春花。如今,它們各自安靜地生長著。米蘭的花朵極小,奶白色,一簇一簇從枝葉間頂出,只是其香味清幽,若不細聞是覺察不出來的,但倘若有微風拂過,則會讓你滿室生香 ,讓你為這清芬陶醉不已;至于迎春花,此時還有一兩朵黃色小花鑲嵌在垂掛下去的枝條上,這花應該屬于好養活的那種,難以想到的是它在我少年時代就烙進了我心里,那段記憶一直不曾忘卻。那時家住在城區北山路的半山腰上,宿舍大門外有一條小山澗,邊上有迎春花生長,當時的我并不知其花名,只覺著綠綠長長的枝條很是特別,加上那一朵朵開在枝條上的黃色小花煞是好看,所以會經常去那地方走走,有時會拿本書,但更多的時候就是單純地去看那花、那枝葉,后來干脆起了栽種它的心思。當然,彼時的我并沒有什么種植的知識,只是挑了幾根老枝折下來,然后在邊上的泥土里一插就好了?删瓦@樣,自己還是天天跑著去看,像是在完成一項神圣的使命。直到有一日,發現那些枝條都長出了新芽時,心里甭提有多開心了。從那以后,心中更覺自己跟這迎春花有著解不開的緣。于是,有了母親墳頭的那一簇迎春花。如今,那簇陪伴了母親六年的迎春花依舊開放著。

      絮絮叨叨地說了家里的花,沿著遐思的途徑,我也回到了自己各時走過的、看到的畫面中。那二月的杏花、二月蘭、紫云英,三月的桃花、野櫻花、和開成一片又一片雪白的梨花,以及宛若云霞般輕薄的海棠花,四月的油菜花遍地皆是,金雀花和薔薇花甚是搶眼,江南難得一見地牡丹花更是雍容華貴?蛇@些總是百媚千嬌,在我的眼里總敵不過日前所看到的上堡山杜鵑花。杜鵑花平凡而普通,可就這滿山遍野的杜鵑花叫人見了震撼心靈,那山、那花、那綿延起伏的線條可是人類能勾勒的?蒼茫大地,那一簇簇、一叢叢有著鮮血一樣顏色的花朵盛開著、點綴著,我們站立其中,看它們沐浴在陽光下,搖曳在風里。我們可以想象出它們在雨中的樣子,該是有著怎樣的楚楚動人之態?

       回過神來,一切所看到的、所想象到的都烙進了心里。陽光如斯,微風如斯,回轉身去,一切都已塵埃落定。伸出去的手,指間,有光陰無聲地滑過。
    煙兒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
    彩之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