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3o863"><source id="3o863"><input id="3o863"></input></source></optgroup>

  • <mark id="3o863"><ins id="3o863"><option id="3o863"></option></ins></mark>

  • 敘述散文:清明祭祖的記憶

    2020-06-11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        鄉間那條彎曲的小路上,還鑲著我童年的影子。

        祭祖的隊伍一直牽到小路上,牽到我記事的心田里。

        一路的陽光和小花,一路的歡樂和虔誠。

        清明節的氣氛濃得醉人,甜得愛人。

     

        隊伍里盡一色的平頭,幸好我也沒長長發。

        阿媽阿姐昨晚就在忙祭品,隊伍卻把她們丟在家里。

        阿爸一大早就帶我和大哥上路,阿媽羨慕得倚門而望,比我大些的阿姐也羨慕得翹起小辮又哭又鬧······ 


       “嘰嘰呀呀”的挑子,挑起一路的汗水,挑起一路的歌聲和氣氛。

        祭品有魚有肉,還有生米生藕生蔥······ 

        黃表紙飄飄揚揚,;留著過路人的足跡,留著過路人的虔誠。


       “砰----!”

        山谷呼地迸出巨吼,樹葉也嗡嗡,鳥兒撲打著翅膀竄到高空張望。

        只見滿路行人,滿路蛇陣。

        蛇陣里伸出長長的竿。丈來長,鐵白頭,兩鼻孔。鼻孔里幽幽吐著白煙,吐出驚人的驚悸······ 

        阿爸說那叫土統。

        我知道,統是打鳥的。鳥兒如果沒打死,就會跑到半空里張大兩只眼?

        一會兒,又一個驚悸飛出巨大的“砰----”     于是我跳到阿爸背上,偷望著那奇特的祭奠···· 


        阿爸給墳墓上土。

        我和大哥跪在墳頭作揖。

        先祖的靈魂一千次被叩醒。

        然后回到村里吃光先祖不吃的魚肉酒,還有那生米生藕做成的“祭祖飯”。


        歷史的變幻終于讓這種祭奠也成了歷史,不過那一次的祭祖卻給我留下了難忘的記憶,鄉間那條彎曲的小路上,至今還留著我永不忘懷的夢囈······ 


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
    彩之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