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3o863"><source id="3o863"><input id="3o863"></input></source></optgroup>

  • <mark id="3o863"><ins id="3o863"><option id="3o863"></option></ins></mark>

  • 拾荒者與乞丐

    2020-04-14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手機瀏覽本頁】

    (沈紀鳴·20**-12-01)

    每天早上,我都要沿著小區周圍的道路走一圈。有時侯晚上LP有空,還會陪著她再走一圈,并且到“激情廣場”去唱一唱。

    常在走路中,看到一些有趣現象,便會就此發一通議論,今天也不例外。

    常?吹,一些拾荒者背著蛇皮袋,沿著路邊的一個個垃圾桶翻過去,撿一些可以回收的垃圾。也常常在酒店門口遇到,一些乞丐成群結隊地要錢。

    我對前者,一直充滿同情和尊敬。因為不管形象怎么樣,畢竟他們是憑自己的雙手,來為自己的生活努力。也許,他們此刻正在憧憬著,手中的東西賣掉以后,給自己的孩子交學費買課本,讓下一代能夠脫貧致富。

    也因此,總有一種想幫助他們的沖動,但一時還未想出合適的辦法,因為還必須對他們的人格尊嚴給予尊重。

    類似的,還有路邊小攤、擦皮鞋的,等等。有時侯,明明我剛擦過鞋,我也會停下來,再擦一次;也有時候,我會跟他們說:“擦好一些,我給雙倍錢!逼鋵嵰簿褪窍霂椭幌露。

    還有時候,同樣在商場可以買的東西,地攤上有,我就買地攤的,不為什么,就是有一種尊重和想幫助的意念,我常常跟他們講:“零錢別找了!备粫ビ憙r還價,畢竟他們生活不容易。

    相比較之下,我對后者則有點鄙視。雖然當生活極端困難、而自己一時又無能為力時,放棄為人的尊嚴,是情由可原的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,當看到一些“假乞丐”的報道后,當看到一些乞丐拒絕救助站的救助后;我有點改變了想法。

    特別是親身經歷了在走路的時候、一些乞丐擋著馬路,你左他也左、你右他也右,好象不留下買路錢就不讓過去;還有一些小乞丐,你走過去了,他們還要拉著你的衣服,不給錢決不放手。這時候,我真的很惡心,怎能如此強迫人行善呢?!本來不勞動就很可恥,再來干擾別人、干擾社會就更不好了!

    自從那時開始,對于這些乞丐,我是一毛不拔的。當然,看到確實困難的,還是會忍不住施以援手,但總是不那么情愿。

    從另一方面說,我覺得,對于地攤(包括流動商販),政府的城管應該適當地網開一面,只要不阻礙交通,大可不必趕盡殺絕,因為城市的容貌與人民的生存對比,無疑人民的生存更重要。同時,即便是為了維持城市容貌,用“疏導”的辦法,絕對比用“堵塞”的辦法更好,只是需要多動一些腦筋,多費一些氣力罷了。

    留著這份力氣,去打擊貪污腐化份子吧!也許我們看來不起眼的買賣,就能夠供養一家人的生活,同時還能減少政府的扶貧和發放低保的負擔呢!

    古人云:民為重,君為輕,社稷次之。為政者當謹守此言。想想當年黨進行流血的武裝斗爭,決不是僅僅為了坐江山吧,其初衷本來是為了解放窮苦百姓,為了中華民族的復興。而如今,如果僅僅用它享受權利和好處,豈不是有違老一代當初浴血奮戰的本意。

    對于如何讓想干活、能干活的人不再受窮,政府和執政黨不能僅僅停留在口頭和書面上,需要拿出切切實實的措施來,F在的情況是,上面急,中間腸梗阻。城市管理的官員,為什么不拿出拼政績的干勁,為老百姓做些實事呢!那可是千秋傳誦的好事、是真正的政績呢!

    至于我們普通老百姓,也包括一些下層管理者,我認為必須用自己的實際行動,不去助長那些好逸惡勞的行為,而去多多關心幫助那些以自己雙手謀生的窮人吧!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
    彩之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