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3o863"><source id="3o863"><input id="3o863"></input></source></optgroup>

  • <mark id="3o863"><ins id="3o863"><option id="3o863"></option></ins></mark>

  • 名人趣史 > 正文

    范蠡是如何成為“商圣”的

    2020-06-23    名人趣史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    百問百答題說范蠡,總有一個問題你會感興趣。

    夏廷獻《百問百答說范蠡》48 ——

    為什么稱范蠡為“商圣”

    筆者撰寫的六幕歷史劇《商圣范蠡》1994年在《新劇本》頭題發表后,有人提出異議,認為授予范蠡“圣銜”不妥當——范蠡似乎不夠這個“標準”。

    筆者覺得很有“理論”一番的必要。

    第一,“商圣”一銜,尚是空白。

    國人何時開始評“圣”,史載不確。截至目前,一共評了多少“圣人”,也無準確記錄。

    自“至圣”孔子以下,“詩圣”、“書圣”、“詞圣”、“醫圣”、“藥圣”、“科圣”、“武圣”、“智圣”、“謀圣”、“酒圣”、“棋圣”等“銜”,均已有得主,唯商界“圣銜”尚在空懸。

    商界并非無“圣”,是從來未把眼光轉到商界,時至今日,這種“偏視癥”應該糾正。

    泱泱大國,悠久歷史,杰出人物,燦若群星,補一“商星”,只會增光。范蠡正是這樣的人選。

    第二,“圣銜”授予程序,無“法”可依。

    目前,全國尚無專門的“圣銜評審委員會”權力機構,更無評審的“紅頭文件”。

    通行的“評審辦法”,一是官方任命。如古代的教育家孔子和現代的圍棋手聶衛平;二是有人提名,公眾認可,約定俗成。

    一部“評圣史”,除“孔圣”“聶圣”外,都是民間自發授予的,并沒有經過哪一級機構批準或經哪幾個“歷史學家”點頭認可。

    提名范蠡為“商圣”,符合約定俗成的程序。

    第三,“圣銜”授予時間,無明確要求。

    除現代的“棋圣聶衛平”是在健在時授予的以外,其余都是身后若干年才授予的,因為國人對“圣人”的認識有個過程。比如“科圣張衡”,是近些年認識到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之后,才意識到張衡的“價值”,直到刻著“精儀揭天地,科圣著千秋”(嚴濟慈題)的大碑在南陽市北郊張衡墓前一立,才算有了“正式批復”,大家也就認可了。屈指算來,離張衡謝世,已有1800多年了。

    提出授予范蠡“商圣”稱號,雖然晚了點——人們才認識到他的貢獻和價值嘛!也算是對范蠡的“考驗”,相信范老先生不會計較的。

    第四,“圣銜”評定條件,并無統一標準。

    國人雖然評定了不少“圣人”,但并沒有科學、規范、可操作的“硬條條”,基本上是“印象分”。筆者手頭沒有“圣人檔案”,從“印象”上看,所謂“圣人”,就是對社會進步有巨大貢獻、對后人有巨大影響的人。

    具體“條條”,大體有三:

    一是道德極其高尚;

    二是智能超過常人;

    三是專長至于極頂。

    符合一條即為“圣人”;符合兩條稱“大圣”;符合三條敬稱“至圣”——接近“神圣”了?鬃踊痉先龡l,故稱“至圣先師”,天下俱立文廟,世人皆當神敬。孫悟空雖是虛構人物,但符合后兩條,故稱“孫大圣”。杜康擅長造“解憂”之酒,名播海外,符合后一條,故稱“酒圣”。其他寫字的,做詩的,填詞的等,也多符合一條兩條,故都授予了“圣銜”。雖是一條兩條,但都是“絕學”、“絕活”、“絕招”,非常人所能為。因此,凡授予“圣銜”的,多是有開創性歷史性貢獻的人,幾乎和諾貝爾獎金評定的標準一樣。

    標準雖然不低,但范蠡表現不俗。提名范蠡為“商圣”,根據是“八個第一”:

    第一個史有記載的辭官經商的“總理級”干部——打破重官輕商思想觀念的先驅;

    第一個認識到商品經濟規律及作用并主張實行“宏觀調控”的人——開認識價值規律之先河;

    第一個親自規模經營水產養殖五畜產業、親自組織貨物交易的“專業戶”——身體力行,作風扎實;

    第一個把兵法用于商場并上升為理論寫有《致富奇術》以及《養魚經》專著的人——這一點,評“圣銜”職稱時,尤為重要;

    第一個意識到“廣告”作用,不惜“變名易姓”以“鴟夷子皮”(酒囊皮子)做招牌的人——有超前意識,獻身精神;

    第一個靠勤勞致富、市場致富、誠信致富“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”(司馬遷語)成為“巨萬”(億萬)富翁的人——實績最重要;

    第一個在致富之后用信息、金錢,帶動周圍的人共同富裕起來的人——群眾關系好,道德高尚(司馬遷稱其“富好行其德”);

    第一個在治國治家上取得了雙重成功,為世人樹立了成功榜樣獨立人格的人——無人可比。

    以上“八個第一”,都是開創性的歷史性的,完全符合評“圣銜”的標準。

    范蠡雖然在政治上、軍事上、思想上、外交上、建筑上的貢獻也很大,但這方面的“家”“圣”已很多,全面衡量,突出特點,授予“商圣”一銜,比較合適。

    總之,筆者以為,以“商圣”稱范蠡,很妥,很當。不以“商圣”稱范蠡,倒有點不妥不當了。
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
    彩之家